刘素云老师:慈云法语之6『痛念死无常 回归涅槃岸』(视频/文字)2017年4月21日

  • 刘素云老师:慈云法语之6『痛念死无常 回归涅槃岸』(视频/文字)2017年4月21日已关闭评论
  • 1,195

慈云法语之六——痛念死无常  回归涅槃岸  刘素云老师主讲  (第六集)  2017/4/21  香港佛陀教育协会  档名:56-203-0006

刘素云老师:慈云法语之6『痛念死无常 回归涅槃岸』(视频/文字)2017年4月21日

尊敬的各位同修,大家早上好,阿弥陀佛。大家请坐。今天是我来香港讲的第六节课。这节课和大家交流的题目是「痛念死无常,回归涅槃岸」。

 

大家一听,今天老师讲的和死有关系。有很多人都非常忌讳这个字,忌讳归忌讳,但是我们又谁都逃脱不掉这个字。今天咱们就把这个字比较透彻的跟大家讲一讲,为什么?因为有人一提到这个死字,就毛骨悚然,惊恐万分,不知所措。今天咱们就要帮助大家,把这三个问题往下放一放,不要惊慌失措,也不要惊恐万分,更不能不知所措,怎么样来看待这个死。所以今天,我就按照我现在准备的这个顺序,跟同修们交流一下。

 

第一个问题,我想谈一谈关于对死的认识。因为什么?因为大家对这个「死」字不认识,或者认识不明确,才产生这种恐慌的情绪。如果我们对这个死有了明确的认识,我们就不害怕了。我先说说我自己对死亡认识的这个经历,我是怎么样一步一步提升起来的。我坦诚的告诉大家,在没有明确认识这个「死」之前,我也怕死,我也对死很恐惧。但是后来可能有这个因缘,就这个问题我就解决了。因此我要用我的切身经历,跟大家分享一下。

 

我对这个死的认识是始于一九九八年。一九九八年之前,你要说我不怕死,那是我骗你们。一九九八年之后,对这个死字有了比较清楚的认识,只是浅层次的。那是什么因缘?就是那一年我得到了一本书,叫《西藏生死书》,挺厚的一本书,是一位叫仁波切的大德写的。因为文化的差异,和他这个语言的关系,这部书我看得是囫囵吞枣,没完全看明白,因为他的语言和我们汉地的语言不一样。没完全看明白,但是我也有所收获。他这本书里重点讲了两个字,一个字是生,一个字就是死,它这一本厚厚的书,实际就讲了生和死两个字。可能我和这个死字有缘,这本书我看完了之后,那个生我没怎么看懂,我把这个死看明白了,可能这就是给我奠定一个不惧怕死亡的基础。这是一九九八年看的这本书。

 

一九九九年,我红斑狼疮病总爆发。我为什么说它总爆发?我没说我得了这个病,因为我觉得这个病,它不是说瞬间、几天之内就得的,它是一个日积月累的过程。后来回想起来,一九九九年这个病总爆发,实际一九九六年、一九九七年、一九九八年,我已经感到身体的不适了,不舒服了,但是我就是能扛能挺,一次也没去过医院。所以我也不知道我得了什么病,只是不舒服而已。后来发展到严重的时候,就是满脸长斑,满头长斑,没有几根头发,外貌已经丑陋不堪了,我仍然扛着挺着,没有去看过病。所以我告诉大家,这个病是怎么得的?我以我的经历或者是经验告诉大家,希望你们受到一点启迪。这个得病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,就是心情压抑,长期郁闷。这是我自己的总结。因为从一九九六年开始,我遇到了一些我难以逾越的难题,而这些个难题我又无处诉说,就是憋在心里,后来我为什么说我心里有十万个为什么,因为没人给我解答,就这样抑郁成疾。我过去不知道有忧郁症这个词,后来我病好了以后我才知道。

 

实际一九九六年到一九九九年,我这个病爆发之前,我已经得了忧郁症,只是我自己不知道而已。别人也不知道,也没把我当成一个忧郁症患者。为什么?因为当时工作量太大了,压力也太大了。国家成立国家减负办,就是减轻企业负担办公室,省里成立了省减负办,我们的主管领导,就把我推到了省减负办主任这个位置。因为这项工作是新的,一切从头开始,而且这个业务又不是我们经贸委的业务,它主要是物价的业务,财政的业务,这样就是我们经贸委是这项工作的牵头单位。所以大家可以想,我这个减负办主任,官不大,责任非常重大,任务量非常大,就是这样。我上班,整个脑袋的这个弦是绷得紧紧的,就是工作、工作,材料、材料,往省里报的材料,往国家报的材料,那是一天都不可以耽误的。所以在班上就是这么紧张的忙碌,回家之后,我想家庭是一个温暖的港湾,我可以缓冲一下,休息休息,把这个弦放松一下。但是事与愿违,我回到家里以后,这根弦绷得可能比上班绷得更紧,所以我没有缓冲的机会。这样连续几年,就导致我得了忧郁症,就是这样的。

 

所以我在这里跟大家说,遇到什么天大的事,不要着急,不要上火,不要生气,特别特别注意不要发脾气,一发脾气,就让你那个病积累得愈来愈多,愈来愈快。这是我切身的体会。我在这里说出来,也是对大家的一种忠告。你想想,你想不通,你得病了,谁代替你遭罪受苦?还不得你自己!谁也代替不了。我们要变得聪明一些、智慧一些,别傻傻的折磨自己。本来一切事情都是假相,你干嘛要把那个假相当成真的,人家别人那边乐呵呵的,你这面苦苦的折磨自己,你犯得着吗?有啥想不通的?我想,当你把这个问题搞清楚之后,你得病的机率会大大的降低的。

 

一九九九年,我这个红斑狼疮病总爆发之后,当时病情非常危急。我去医院看病的第一天,还没等稳稳的坐在医生对面的椅子上,医生抬头一瞅,就告诉我,系统性红斑狼疮已经到了晚期,就是随时随地面临死亡。这就是我第一次看病,医生给我的警告。因为当时医生想直接把我扣下住院,我说不行,我还有工作没交代,所以那次医生给我起了个名,说妳是拼命三郎,妳是要命还是要工作?如果妳命都没了,妳还干什么工作?我说既然在这个位置上,就要担起这个责任,我不是一个不负责任的人。

 

我听到医生说我随时面临死亡,按照常规应该是心头一震,这个一震是代表害怕,我要死了,我活不长了,是不是?正常的应该是这个吧。我当时和这个不一样,我是心头暗暗窃喜,这个窃就是盗窃那个窃,偷偷的,喜就是欢喜,高兴。同修们可能说,妳刘老师真是另类,人家听说要死了都怕得要命,妳听妳要死了,完了还偷偷的高兴。为什么?因为那时候我不是现在的心态,我现在想明白了,我跳出那个圈圈了,我没有烦恼了,那个时候我烦恼多多,而且又长了这么重的病,我一想医生说我随时面临死亡,我自己心里想的是什么?我终于要死了,我一死百了,死了死了,我死了我什么都不知道了,我眼睛一闭,我眼不见心不烦,我不跟你们搅和了,我也不遭这个罪了。当时窃喜的原因就是因为这个,我想逃避,我想逃脱,远离这个纷纷杂杂不适应我的这个世界,我也不适应的这个世界,真是那样想的。

 

我曾经说过,二OOO年是我生命的最低谷,那已经低到最低处了,也是我生命的转折点,都是在二OOO年这一年,从二OOO年开始到现在,彻底的转变了我的人生命运。你想,生活的绝境,生命的绝境,面临一个绝境都已经够人呛了,是不是?担子就够重了吧?我是同时面临两个绝境。生活的绝境我就不详细说了,你们听我的光盘,慢慢的会品味出来的,有些个东西不好明说,说就伤人,我不想伤任何一个人。生命的绝境,就得了这要死的病,这不就是血癌,绝症。当时我的血是什么颜色?红黑色的。大夫做化验的时候都说,老太太的血和别人的血大不一样,那就说明病重,因为医生说,妳所有的毒都在妳血液里流淌,每十八秒钟,这个血液在妳的全身是周转一周,那你说我是不是全身都是毒素?可见病重到什么程度了。所以在那种情况下,我才能有窃喜的那种心、那种念头。这很正常,因为我想逃离。

weinxin
微信公众平台
网站维护QQ号: 9433115 微信号:L50518484